您的位置:首页 > 综合 > 石家庄没有历史|大象公会

石家庄没有历史|大象公会

发布时间:2019-10-21 14:02:32
[摘要] 石家庄的历史实际上自行消失了。石家庄无地域特色的名菜:保定驴肉烧饼、保定牛肉蒙面饼、山东红烧鸡、石家庄以西山西南部面包面条他们总是会解释为什么这座城市没有历史。石家庄作为最没有存在感的首都,真的没有历

石家庄的历史实际上自行消失了。

文|朱彭其

和石家庄的朋友聊天时,总会感到莫名的尴尬。例如,所谓的当地著名驴肉火实际上来自保定。一流的省立大学位于天津,即使石家庄方言的影响也无法走出这座城市。

石家庄无地域特色的名菜:保定驴肉烧饼、保定牛肉蒙面饼、山东红烧鸡、石家庄以西山西南部面包面条

他们总是会解释为什么这座城市没有历史。石家庄作为最没有存在感的首都,真的没有历史吗?

历史萧条

从广义上描述石家庄的历史,只需看看河北博物馆收藏的大量文物就足够了。从藁城商代遗址到灵寿中山国的王都,再到出土的满城汉墓,有金线玉衣和华丽的曲阳石雕。石家庄位于中华文明的腹地,历史和文化不能用“丰富”这个词来形容。

石家庄市周边历史遗迹地图(来源:石家庄博物馆)

河北博物馆的部分国宝包括金玉服、长信宫灯和镶金博山炉等国宝。

正定,石家庄东北15公里,不仅是赵云的家乡,也是河北中部最重要的城市。在刺客聂隐娘(晚唐)时代,正定(又称衡州)是与北京(又称幽州)平起平坐的缓冲区的首府。李陈宝和他驻扎在这里的儿子按照国家标准悄悄地建造了它。

石家庄与郑晴定富位置关系图(来源:大地理博物馆)

近年来修复的正定城墙在北周、唐、明三代经历了多次修建,周长24英里,是平遥城墙长度的两倍。四周的城门由内城、巴比肯城和月亮城组成。他们戒备森严。

在宋朝,作为最重要的边境城市,皇室和富有的地方贵族花费巨资建造了许多壮观的佛教寺庙。它为这座城市留下了“九楼的四座塔和八座寺庙,以及24座金牌建筑”。即使在经历了近一千年的战争和自然灾害后,梁思成在1933年第一次来到正史时,仍惊叹于它是“古代建筑博物馆”。

如果不是几十年来古城的不断破坏和低水平的旅游开发,正定至今仍保留着的主要古建筑遗迹本应是中国的奈良。

石家庄周边历史城市变迁图(来源:大地理博物馆)

然而,一切似乎都与现在的石家庄市无关。各种各样的首都、县市都绕过了这片土地。直到19世纪末,石家庄只是滹沱河南岸众多普通农业村之一,面积不到0.5平方公里,人口不到500人。六座小寺庙和四口井是这个村子里最自负的资产。

石家庄村1902年示意图:面积相当于华北街以西、兴凯路以南、新华路以北、北荣街以西的面积(来源:石家庄博物馆)

必要性的“起点”。

1904年,太行山之间历时八年的铁路工程终于开工,即连接太原和正定的郑泰铁路。郑泰铁路由法国巴黎银行投资兴建。从勘察到施工,当时达到了较高的工程技术水平。

郑泰铁路沿线车站路线图(1907)

郑泰铁路很难修建,它横跨太行山。

随着项目接近尾声,这条连续的铁路最终将群山环绕的山西与马平川的华北平原连接起来。山西生产的优质原煤将毫无阻碍地运往东部的工商业城市。然而,火车站的位置成了一个问题。

首站位于正定南郊的柳林堡。正定南面宽阔多变的滹沱河真的很难超越。

滹沱河枯水期的正定段,河道表面极其宽阔,但枯水期,河道变成了一条沙砾密布的深沟,道路施工设备无法运输。

第二站希望位于霍鲁县,传统的土地中心。然而,保守的地方官员害怕破坏风水,并坚决抵制。作为最后手段,连接正定县的所谓铁路只能在滹沱河南岸的石家庄村结束。

郑泰铁路起点站位置示意图

当然,选择这个地方不是一个拍脑袋的决定。就在两年前,京汉铁路(又称鲁汉铁路)在石家庄村东部建立了一个只有几个平房的小型三等站——“镇头站”。因此,连接中国南北的京汉铁路和连接晋冀的郑泰铁路都连接在这个小村庄的边缘。

1909年,当郑泰铁路通车时,美国地质学家张柏林拍摄了石家庄村。

虽然几年前建成的“镇头站”并没有给石家庄带来多大的改善。然而,这个新引进的起点确实势头强劲。

石家庄火车站建于1907年,拥有简单的石头车站、锡沙蒙屋顶和机械钟,成为石家庄最早的城市形象。

除了650平方米的独一无二的车站建筑外,机务段、车辆段、停车室、机车总厂、监察局、法国总经理办公室和一片职工公寓都建在村东的耕地上。

在这座崭新的建筑中,一座叫做郑泰酒店的两层楼引起了人们的注意。它由青砖制成,有一个南欧风格的开放式画廊。作为这条铁路的象征,郑泰饭店在太原建了一座,在石家庄建了一座。虽然与太原相比,石家庄郑泰酒店规模较小。然而,这座矗立在建筑中的法国建筑,仍然可以被称为震撼河北中部的建筑奇迹。

石家庄郑泰酒店始建时,是当时冀中地区最豪华的酒店设施。

郑泰酒店的现状改为三层,现已废弃空置。

“不方便”的城市

当一个新的铁路城市冉冉崛起时,石家庄成为最典型的交通枢纽。

首先,郑泰站作为一个被高大的石墙包围的巨大建筑群,被周围的村民称为“外国城市”。虽然有12个大门,但由于道路警察的压力,普通居民无法通过。这个地区,连同南北铁路,将石家庄村和广阔的东部地区完全分开,两边的交通几乎被切断。

“外国城市”被一堵墙包围着,远处连续斜坡顶部的建筑物是郑泰机械局。

虽然这座23拱的大石桥建在后面,但它只穿过了郑泰线的7个道岔,并没有完全穿过东侧的京汉线。

1907年,正在建设中的石家庄大石桥是中国最早的立交桥之一。

如今石家庄的大石桥已经无法通行了。

幸运的是,当时交通需求不高,大石桥几乎成了南北数十英里内唯一的东西通道。在每一片乌云中都有一线希望,十几个周边村庄的交通已经减少到大石桥。桥的两端很快变得活跃起来,随着游客和当地居民的涌入,许多旅馆、餐馆、杂货店、邮局和商会应运而生。在大石桥的西侧,一条连接石家庄老村的斜路很快发展成为一条模范商业街,后来成为大乔街。

大乔街的旧形象是用石头铺成的,大乔街附近的台球牌匾清晰可见。

石家庄的离开不是偶然的。郑泰铁路,像一个持续的助推器,已经进入了它连接的土地。从1910年到1923年,山西的煤炭出口增长了六倍。太原的城市人口从2万增加到10万。距离石家庄80多公里的小阳泉村,也因火车站的建立而发展成为阳泉新城。一百年后,出现了一位名叫刘慈欣的科幻作家。

然而,石家庄的发展还有另一个秘密武器——“不便”。郑泰铁路建成时有一个漏洞。为了省钱,郑泰铁路采用了1000毫米的窄轨,这使得它无法与采用标准轨距(1435毫米)的京汉铁路直接连接。所有通过火车运输到石家庄的货物都需要由肩上的人在两个轨距的火车之间运输。

石家庄早期货运代理人扛

因此,在石家庄这个所谓的枢纽,绝大多数列车不得不晚点更长时间。酒店被迫客满,餐馆也排起了长队。巨大的货物转运量释放了大量的就业机会。到1926年,石家庄有33家货运代理企业,其中22家有自己的铁路道岔。一半的河北年轻强壮的劳动者想涌入石家庄当搬运工。

石家庄几乎立刻成为一个中等城市。几十条整洁体面的街道在老村子周围迅速蔓延,陌生人成了新城的主人。

20世纪30年代石家庄南街的街景。沿街的大多数建筑都是建筑物。

这座城市的快速发展让石家庄当地的建筑商措手不及。他们被迫在熟悉城市生活之前创造适合城市中产阶级的生活空间。因此,传统的冀中民居变得更加宽敞明亮。高大的欧式玻璃窗带来了室内空间和使用模式的变化。

正在拆除的恒丰胡同仍然保留着20世纪30年代石家庄的典型街道景观。

恒丰胡同典型的中产家庭住宅(作者本人)表示,当时的房子有水电供应,主房铺进口瓷砖,主房为双门窗,门口的小前院用于存放自行车。

在这些建筑中,石家庄人迎来了他们的时代。郑泰铁路运营30年后,石家庄的常住人口增加了135倍(72,100人),商人超过2,500人。

石家庄速度

在20世纪30年代的最后几年,石家庄被恐怖气氛包围着。日军占领了中心城市。城市人口骤降至6000人。各种商业商店、银行和工厂不是关闭就是处于军事控制之下。

1937年10月11日,日军占领石家庄

城市周围围起了大片土地,建造了五个巨大的日本军营,其中仅北部军营就占地62万平方米。除军营外,南方军营还修建了一个19万平方米的囚犯劳动营。一条30公里长、5米宽、3米深的壕沟已经在城市周围修建。要塞塔楼密集排列,沿线戒备森严。

解放战争中石家庄战役的草图仍然显示了石家庄层层保护的军事要塞的格局。

在日本人眼中,“石门(原石家庄)是后东亚战争基地,对华北的建设尤为重要”。源源不断的日军和日本人涌入石家庄,然后以石家庄为中心横扫华北平原。

为了更好地抓住这根稻草,日本人在1939年10月提出了详细的《石家庄市规划纲要》。

日伪《石家庄城市规划纲要》和今天的地址图

纲要以火车站为中心,规划面积38平方公里。城市的主要发展方向设在桥西,工业区位于城市的东北部,行政区位于城市的西南部。当时,石家庄市的西部边界仍在现在的黎明街。大纲将公路网向西扩展到太华街和平公园地区。

《纲要》中规划的石家庄市西部边界石家庄祠(抗战胜利后拆除)

石家庄神龛现在的位置是和平公园。

和平公园是华北军区烈士陵园。作为桥西现在最大的绿地,它在1939年的规划中被确定为神龛、棒球场和竞技场。此外,今天的中山路、中华街、伟明街、强子路、裕华路以及大量的运河和大坝都是在这个时候开发的。

解放后成为中国人民银行办公楼的石家庄日伪建设管理局石门渠工程办公室原址发行了第一套人民币。

对日本来说,石家庄最大的优势是铁路。占领后不久,他们开始调整郑泰铁路的窄轨。1939年,他们终于认识到北京、汉族和郑泰之间的真正联系。两个车站合并,郑泰铁路更名为石台铁路。一年后,连接山东德州的实德铁路建成,石家庄完成了从丁字路口到十字路口的跨越。

1940年,石家庄站铁路出线变更图(左侧变更前,右侧变更后)发生变更。变更后,两个站点合并,石家庄真正成为一个高效的国家枢纽(资料来源:李蕙敏《石家庄大石桥考证》)

1941年,石家庄的人口迅速恢复,翻了一番,达到18万。然而,石家庄此时就像一座日本城市,街道两旁都是日本招牌,日本企业占该市企业的一半。日本人和朝鲜人占该市人口的十分之一。

20世纪40年代,石家庄的街道两旁排列着日本招牌。

日式石家庄西红安吉曾被用来存放日本侵略者的骨灰(抗日战争胜利后拆除)

无论如何,到抗日战争胜利的时候,石家庄作为一个省会城市,在人口和产业结构上都已经超过了当时的河北省省会保定。

但是石家庄的时代才刚刚开始。1947年11月,石家庄成为新中国第一个大解放城市。两年后,到1949年底,石家庄的人口已经达到27.8万,是保定的1.6倍,邢台的7倍。

1954年,石家庄成为新中国第一个完成城市总体规划的城市。该计划延续了日本木偶“轮廓”桥西的布局,但将城市主体放在桥东,桥东有更多的空地。

几年来,前苏联资助的156个重点项目中的抗生素厂、淀粉厂和前民主德国进口的药用玻璃厂相继落户桥东。此外,和平路沿线还有四家规模空前的纺织厂和印染厂。石家庄火车站以东三公里处,石家庄的新中轴线诞生了。

建于1955年的苏联式华北制药厂,建成后粮库成为石家庄的制高点。

石家庄第一纺织厂的大门建于1953年

该计划预计石家庄将在20年内发展成为一个占地54平方公里的中型轻工业城市。现在看来,它显然低估了石家庄。因为三年后,石家庄只有18平方公里的人口将接近38万。它成为河北省第二大城市,仅次于当时仍在河北省的天津。

石家庄第一工人文化宫建于1956年,建筑面积近2万平方米。包括文化活动楼、电影院、游泳池、旱冰场、篮球场和当时石家庄最大的礼堂(现已拆除)

石家庄从532人增加到380,000人,增长了760倍,历时50年。下一个达到这个发展速度的城市叫做深圳。

1968年,石家庄取代保定成为河北省的省会。石家庄自1925年成立以来,仅过了43年。

1968年,“毛泽东思想胜利展览馆”(现河北博物馆)在石家庄新的中轴线上开放。这座建筑在形状上模仿了人民大会堂,是石家庄通往省会的象征。

抹去的历史

今天,石家庄已经成为一个拥有1095万人口和15800平方公里管辖权的特大城市。石家庄站为核心的城区已成为一个建筑丛林,人口2206平方公里,321万。

今天石家庄的鸟瞰图

由于城市建设的历史较短,石家庄在城市建设过程中从未有过任何历史负担或考虑。整个老城区被拆除,新社区迅速建立。证明石家庄城市发展奇迹的街区和建筑也消失了。

石家庄桥东的历史遗迹,一直保存到21世纪初(原虎门、新华街、电报局街等)。),于2005年后被完全拆除并建成商品房。

1997年,石家庄第一家剧院、浴池和照相馆的诞生地武义街(原升平街)被拆除。街道被取消,原址被改造成新华时尚世界和复兴街购物中心。

2000年,曾为民国和前日本宪兵司令部提供许多豪华住房的石门明街民生路开始被拆除。被列入保护范围的大量历史建筑被迫成为赝品,用于其他地方的重建。

民生路拆迁期间,重要历史建筑未按异地拆迁要求进行拆迁。

2013年至2018年,石家庄的历史渊源——大乔街被拆除,石家庄原有的城市肌理完全消失。

大乔街地区2018年的卫星地图已全部被拆除至地面(虚线为原大乔街的轮廓)

2010年,石家庄的最后一个四层庭院,南街19号庭院,曾经是傀儡特殊机构,被拆除。

拆迁前,居民们在南街19号院子里拍照,这不仅标志着日本侵略者所犯罪行的另一个证据的湮灭,也意味着四合院的消失,四合院是一种曾经遍布石家庄的独特建筑类型。

2013年,曾是20世纪50年代15号建筑重要标志的前华北制药苏联专家楼被拆除。

2019年上半年,出现在《石家庄风景》封面上的标志性建筑石家庄邮政局大楼被拆除。

2019年9月,原华北制药厂建于20世纪50年代的苏联淀粉仓库被拆除。

互联网上“苏联建筑”拆除的探讨

石家庄本地公司关于拆除邮政大楼的报告

被拆除的淀粉仓库曾是原华北制药厂的重要建筑,也是新中国第一个五年计划的重要遗产。

当其他城市忙于塑造自己的文化特色时,石家庄正忙于摧毁它们。当石家庄人开始觉得不对劲时,他们意识到有点晚了。缺乏具有地域特色的历史街区,使得石家庄城市形象干燥单调。诺罗敦市甚至没有地标。

虽然在老城的中心,已经被拆除平整地面,围栏建立了特色城市地标。然而,一旦文化传播开来,改造之路就遥遥无期了。石家庄的城市文化无处可放,只能在购物中心的地下室拼凑一部电影。

2019年6月,“石门老街”(原石家庄石门)将建在石家庄乐泰购物中心一楼,成为集餐饮和购物于一体的体验式商业空间。

虽然所有的场景都是虚构的,内容都是正规的餐饮和零售,但它正好击中了石家庄缺乏文化地标的地方。短短几个月内,这条“石门老街”就成为石家庄最受欢迎的旅游景点。

“石门老街”中的“南街”

事实上,南街只剩下民国建筑吴交华大厦,竖立在拆迁的瓦砾中。它的未来是不确定的。

漫步在乐泰的“石门老街”会觉得很奇怪。一方面,虚拟的老街场景充满了游客,另一方面,真正的老街被拆除和废弃,从而成为城市的“背影”。

石家庄本身不乏特色,其超高速的现代化发展,河北地方文化与城市文明的结合,其独特的交通和工业遗产,都可以焕发出独特的光彩。即使到了现在,市中心仍能找到保留石家庄老街特色的真正老街。

石家庄桥西区北横街干净优雅,其独特的小城镇特色铭记石家庄城市发展的特殊阶段。

永安街的老宅门虽然破旧,但依然展现了当年的优雅。它们属于石家庄独特的建筑遗产

北横街南端的玉德里,悠闲的气氛,讲述了石家庄失去的生活方式。

不幸的是,所有这些街区和建筑都无一例外地被纳入拆除范围。

短暂的历史并非没有历史。“现代深圳”的发展奇迹本身就是一笔宝贵的历史财富。当深圳开始保护其独特的“城中村”时,石家庄将在几年内清除所有的旧街道。

没有证据支持的历史只能成为一个虚无的传说。石家庄的历史可能有意无意地被抹去了。我希望将来人们在提到石家庄时,不要只想到烟雾和泥土建筑。

头条推荐
热点推荐
最新
© Copyright 2018-2019 ecityglance.com 觉吾邦谷新闻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